空白@秋天是更文的季節

喜歡寫文 喜歡畫畫 喜歡攝影

aph:獨普 露普
弱虫:新荒 福荒 石御石 今鳴 
排球少年:影日 兔赤 牛及 及岩
陰陽師:酒茨 鬼使黑白

頭貼:自繪

 

【酒茨】心【机器人酒X科学家茨】上

前言:



--以下正文--


【被孤独的科学者做出来的机器人】


当电流通过全身,名为酒吞的机器人缓缓睁开眼。最初映入视线的是一片晃眼的白,而后是一对璀璨耀眼的金眸。酒吞一边整理着充斥在核心裡的大量资讯,一边打量着眼前披着白大褂的人,而此时那人正闪着明眸,一副惊喜交加的表情。

「酒吞!吾友!」

他喊道,兴奋之情简直要满溢而出,口中不停喃喃着些甚麽「我终于成功了!」之类的话语。

望着对方白皙的肌肤,身后雪一般澎柔的长捲髮,再瞧瞧他金澄的好似会发光的眼瞳。

这是个好看的人。酒吞从资料库中得出结论。


【要荣幸地说就是 「奇蹟」】


酒吞的出现绝对是科学界的一大突破,茨木给予了他柔软的皮肤和毛髮,最快最强的人工智慧,恆定在摄氏37度的体温,他拥有一切身为青年男子该有的特徵,他甚至会因为过度操劳的生病感冒。他是个奇蹟。

「吾友的好我能说上三天三夜!」

茨木总是逢人就称赞起酒吞的一切,即使讲了一整夜都不带一字重複的。

酒吞曾试着在数据库中搜寻世人对茨木这种人的评价,而后他得出了话唠以及迷弟作为解答。


【但是这样还未足够,还差一个步骤未完成】


茨木告诉酒吞,因为酒吞的出现,他很快乐。

茨木总带着他做任何事情。带着酒吞上市集,告诉酒吞选西瓜时,要挑特别沉的、声音清脆的,那瓜才甜;拉着酒吞四处踏青,两个人窝在草丛中只为了寻一株四叶幸运草,酒吞问他,为何对一株草那麽执着,茨木只是笑笑地说,因为挚友是我的幸运,我希望我也能给挚友幸运。

酒吞发现,茨木并没有一般科学家该有的深沉,与此相对的,茨木十分直率,酒吞十分轻易地便能辨别出茨木的情绪,即使他并没有办法回应相同的情绪,酒吞仍可以藉由资料库给予茨木适当的回应。

某次,茨木悄悄的吻了酒吞的脸颊,那个吻很轻很浅,只是迅速的碰了一下便离开,酒吞回过身,只看见茨木低着头,他的肌肤染上绯红,红的似是要滴血般,然而当茨木抬起头对上酒吞木然的神情,茨木愣了一下,露出了很微妙的表情,像是在思考些甚麽,又像是在纠结着些甚麽。

「吾友啊......」

茨木唤他,却语带叹息。在他漂亮的金眸裡闪着许多不同的情绪,太多太过複杂,那是身为机器人的酒吞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茨木。


【那就是所谓「心」的程式】


茨木最近越来越常窝在电脑前面,打着密密麻麻的程式码,打得累了,就直接趴在电脑前睡了。酒吞找了条毛毯给茨木披上,将他捂实了以免受寒,酒吞瞧着萤幕上的程式码,意外的发现自己无法解开那些式子的意义,那些数字和字母中,似乎蕴藏着另一个世界。

等茨木悠悠转醒,酒吞向他问了他正在写的程式是甚麽,茨木揉了揉因作息不正常而发红的眼眶,迟疑了会儿,又支支吾吾的说了些甚麽,最后终于是整理好想说的话。

「挚友,这是心啊。」


--


先到这裡,一次完结感觉有点不顺。

预计就上下完结,可能有番外。

第一次打正经文,还请轻喷QQ

听歌的时候被这个脑洞戳中,想写的有好多好多,

只可惜文力不足。

先解释一个小设定,酒吞其实是有心的,

只是这个心无法正常运作,要说的话,是没有心的驱动程式吧。




评论(9)
热度(38)
©空白@秋天是更文的季節
Powered by LOFTER